關於部落格
  • 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我們消息閉塞不知道情況如何

”韋膺嘆息道:“貴徵信盟有你這樣的人才,怪不得從前鳳儀門總是奈何你們不得,這些日子,我們消息閉塞,不知道情況如何,你可有什么消息么?”

中年人眼珠一轉,道:“韋公子是擔心令尊吧,公子放心,聽說雍王對令尊還是手下留情的,只是將令尊暫時軟禁起來,不過令尊如今心灰意冷,幾次求死不成,如今已是徵信臥病在床。”

韋膺嘆了一口氣道:“都是我害了父親,不知道貴盟可否幫個忙,讓家父不要這樣痛苦。”

中年人眼中一寒,他已經聽出了韋膺的意思,這種情況下,想要救出韋觀是不可能的,韋觀乃是丞相,天下皆知,又沒有什么絕世的武功,想要逃過追緝是徵信不可能的,韋膺這個要求竟然是想讓錦繡盟殺了自己的父親。

韋膺見他神色大變,低聲道:“這不是我心狠,家父對大雍朝廷是忠心耿耿,所謂知子莫若父,將來不論我做徵信些什么,只要沒有了親情的遮蔽,家父都會一眼看穿,這對我實在不利,而且家父一片忠心,若是自盡身亡,朝廷念在往昔家父的徵信功勞,必然不會牽連族人,這也是韋膺一邊苦心,還請閣下成全。”

中年人猶豫了片刻道:“這件事情在下還要稟明盟主,若是可行,盟主就會下手,若是不可行,我們也暫時無法和貴門取得聯系,只要令尊沒有死,公子就會知道這件事情的結果了。”

韋膺滿意的點點頭道:“還有一件事情,鳳儀門主身死獵宮之事,雖然有些風聲,可是卻不知是真是假,貴盟可有消息。”徵信

中年人道:“這件事情我們盟主親自出馬查探,應該有七成可能是真的,因為少林寺的十八羅漢去了一趟獵宮,只有十二人回來,慈真大師一回來就閉關養傷,恐怕鳳儀門主身死乃是真的,不過大雍朝廷卻不愿宣揚。”

韋膺道:“那是當然,北漢魔宗宗主和門主曾有誓約,若是門主身死,京無極就再不受誓約約束,所以朝廷諱莫如深也是可以理解的,若是貴盟將此事宣揚出去,北漢魔宗必定蠢蠢欲動,到時候豈不是有利于我們。”

中年人皺了一下眉道:“這件事情事關重大,在下不能決定,不過若是這樣一來,魔宗入侵,不免影響我們的勢力,所以我們盟主只怕不會同意的。”

韋膺笑道:“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,這件事情遲早會傳揚出去的,若是貴盟策劃的好,當可以趁機謀取利益。”

中年人有些意動,卻沒有說話,韋膺知道點到即止才是上策,便沒有繼續勸說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